汽车产经网

当前位置:汽车产经网 > 正文

【大咖聊四化】李书福的三个忧虑

自动驾驶事故发生后,如何避免劣币驱逐良币?如何让自动驾驶汽车开发者证明其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

编者按

眼下,一场汽车行业的巨变让人猝不及防。共享兴起、自动驾驶技术破局、智能语音控制成为新车标配、新造车势力以电动化为切入口异军突起……一系列技术革新和应用让市场变得喧闹空前。

技术变革扑朔迷离,路在何方?企业和互联网公司,谁主沉浮?为此,产经网特别奉上“大咖聊四化”系列策划。希望通过采访业内大咖,能将“新四化”的问题聊得清楚、有趣。

本期,我们来听一听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书福对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及其法规制定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此外,我们也将在即将到来的2018易境思沙龙上,围绕“新四化背景下的用户连接”展开深刻探讨,敬请期待。

文 | 于杰

今年以来中国北京上海等地陆续发放自动驾驶车路测牌照,两周前Uber无人车发生致命事故,一周前特斯拉发生史无前例的半自动驾驶事故,三天前我国工信部发布了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标准化工作要点……

国内外的一系列事件交织成了目前自动驾驶领域的一幅既繁荣又扭曲的图像。关于自动驾驶,有太多的机会等待开采,更有太多的问题留待解决。

自动驾驶事故发生后,如何避免劣币驱逐良币?如何让自动驾驶开发者证明其自动驾驶的安全性?

在3月28的“2018智能国际研讨会”上,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一些言论引发了不少关注。产经网总结了一下,关于自动驾驶,舒服哥主要提到了以下三个忧虑。 

中国和美国在自动驾驶方面已存在4年“时差”

当天的研讨主题是“中国标准能否引领世界智能发展”。在那前一天,又恰逢工信部发布了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标准化工作要点。所以这个论坛的召开可以说十分应景。

但是关于“中国标准能否引领世界”这个问题,舒服哥还是上来先泼了盆冷水,而且有理有据地。

他举了个例子:

2018年3月,刚刚发放了中国首批智能开放道路测试牌照。我们为之振奋并欢呼雀跃。

而美国早在2014年就允许自动驾驶在公共道路测试。加利福尼亚州目前已经有50多家企业获得开展智能开放道路测试的许可,其中14家企业有中资背景。

“我们在公共道路测试立法方面,(和美国)已经有了整整4年的‘时差’。”

此外,还指出,这个政策开放时间的差距还带来了另外一个方面的差距——人才积累。

由于能够更早开展自动驾驶车路测,因此大大加快了美国智能技术的研发进度,进而也积聚了更多的世界顶尖智能技术人才的加入。据调查,目前中国有2万多名智能研发人员,而美国有6万多人。

进一步从第三个维度看,说,立法先行鼓励了参与测试的企业通过道路测试来不断验证技术的成熟度,测试工作反过来也为政府推进相关立法工作积累丰富的数据和事实依据。这是中美的第三个差距。

总之,认为,从当前来说,我国和美国在自动驾驶车辆路测立法、人才积累和相关的数据丰富程度上,都还存在不小的差距。

言下之意,当务之急不是讨论“中国标准能否引领世界智能发展”,而是先赶上美国再说吧。

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面临的挑战更多

对于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的时间,的判断是在2019年—2021年之间。此前根据许多车企发布的自动驾驶量产车发布上市时间,也多是在这个时间段。

但是目前来看,在中国进行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和实现面临的挑战还有,甚至比其它国家更多,表示。

比如,《测绘法》规定,车载传感器采集地标信息进行技术验证,属于测绘行为,需要获得测绘资质。而测绘资质进入门槛非常高,很难获得,导致大多数主机厂在中国不能合法地进行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

再比如,开发高级自动驾驶技术,在欧洲与美国,企业一般是采集绝对地理位置信息以进行必要的技术验证。

但在中国采集的所有地理位置必须经过偏转,这对有计划针对中国道路情况开发自动驾驶技术的企业,是一个额外的挑战,增加了在中国开发自动驾驶技术的难度及不确定性。

切莫使“劣币驱逐良币”

论坛上,还特意提到前段时间引发行业关注的Uber无人车事故。代表沃尔沃表示对受难者家属失去至亲深表同情。由此,也讲到了安全、立法和技术之间的关系。

自动驾驶技术的最终目的是实现更安全的驾驶,因此安全是一个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的问题。

那么,在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过程中,任何一例致命事件都有可能大大阻碍这个领域的推进,甚至有可能停滞一两年或者更久。在Uber事件发生后即有媒体指出,一家出事,可能遭殃的是它的竞争对手。

一家企业产品不合格,如何能够不影响到那些技术成熟的企业继续推进?如何能够避免劣币驱逐良币?进一步说,如何让自动驾驶开发者证明自动驾驶的安全性?

认为,这需要政府的鼓励和监管并行。

有研究表明,自动驾驶要行驶超过数10亿公里或行驶几百年以后,才能证明其更安全。一方面,政府需要在确保驾乘者及周围其他道路使用者安全的前提下,鼓励创新技术的发展;另一方面,政府监管机构还要测试并批准具备了安全性的自动驾驶,并允许其量产上市。

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在制定相关法律时面临的共同挑战,同时也是必然要迎接的挑战。

最后,提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为了确保安全性,建议可以考虑鼓励在道路交通环境相对简单的,没有行人或自行车的城市快速路上率先实现高级自动驾驶的商业化推广上市;

其次,吸引培养更多地工程师和研发人员从事智能开发,建议中国政府应该加大鼓励大学在此方面的人才培养力度;

最后,认为可以考虑建立一个智库,由来自政府、国内外企业和学术机构的成员组成,就中国如何成为智能研发领域全球的领导者和受益者开展研究。

相关文章
【大咖聊四化】俞经民:上汽乘用车已开始收割“新四化”果实

【大咖聊四化】俞经民:上汽乘用车已开始收割“新四化”果实

编者按:眼下,一场汽车行业的巨变让人猝不及防。共享汽车兴起、自动驾驶技术破局、智能语音控制成为新车标配、新造车势力以电动化为切入口异军突起…… 查看更多

作者:白朝阳 2018-03-28
【预见2018——新势力篇】造车新势力 较量刚刚开始

【预见2018——新势力篇】造车新势力 较量刚刚开始

2018年,对造车新势力来说,是最好的时代、最后的机遇。 查看更多

作者:魏微 2018-03-19
董扬:我当然认为李斌是聪明的,但我也绝不认为马斯克是傻瓜

董扬:我当然认为李斌是聪明的,但我也绝不认为马斯克是傻瓜

编者按:眼下,一场汽车行业的巨变让人猝不及防。共享汽车兴起、自动驾驶技术破局、智能语音控制成为新车标配、新造车势力以电动化为切入口异军突起…… 查看更多

作者:于杰 2018-03-19
于杰

易车网 汽车产经中心 高级编辑

就是汽车啊

热点排行
调查问卷